* 与你同行 *


            《一只断翅的小鸟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© 宋玉红

   我是一只小鸟,象我所有的同伴一样,生来便是那种渴望蓝天,向往飞翔的生命。然而,命运之神却乎残酷地捉弄了我,它让我生而为鸟,却残而无翅。



syh.GIF (12045 bytes)

   每当我看着朋友们展翅翱翔在蔚蓝的天际的时候,每当我无论怎样奋力扇动自己的残翅也不能飞行的时候,内习的痛苦与挣扎竟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无奈。命运呀,你把我置于一个何等荒诞与尴尬的境地,你可曾知道,没有翅膀对于一只鸟来说究竟竟味着什么?
  对于生活我开始无所适从,不知道自己除了飞行之外还能做什么,前途在我面前是一片的茫然,我迟疑过,也困惑过。而此刻那份欲飞不能的痛苦,更像是我身上一道经久不愈的伤疤,总是在不经竟的时候破裂、淌血,仿佛时时在提醒我要面对现实,对于无法改变的事情不能太执着。于是我没法调整自己的心情,向命运做出痛苦的妥协。为了生存,我强迫自己学爬行,同时想着自己可许会在某一天蜕变成陆地上的什么生物,而这颗想飞的心也被现实风干、凝固成一个梦,永不能实现,永不触及。
  就这样,我孤独落莫地在林间草从中爬过四季,当又一年的春天来临的时候。当连我自己都怀疑还是不是小鸟的时候,一阵春风裹找携着花香吹过我的身旁,它说:"小鸟,唱支歌吧,我会把它带到空中,并会将它传得很远"。听到这里,我突然泪流满面,啊!原来飞翔也可以有许多形成,而不单只用翅膀!
  从此以后,天空中虽没有我的身影,但却时常回荡着我清丽婉转,欢快悦耳的歌声……



*  *  *  *  *  *  *  *  *  *  *  *


    从来都不善于使用文字,更何况这次是用文字一描述自己所经历的这段并不算长的人 生。我大致辞划分了一下,基本上用"幸"与"不幸"这两个词即可概括清楚。
   
不幸:1972年我出生,由于患有先天性脊柱裂,从出生这一刻起我就注定是个不幸的生命,给家人给自己带来了相伴终生的痛苦与无奈。
    童年的时候,爸好带我跑遍了石家庄、北京的所有医院,而等待着我们的却是一次又一 次的失望。记得第二次从北京回来后,爸妈终于彻底放弃了给我 治疗的希望,开始接受这一对于他们来说近乎残酷,但又无法回避的现实,也从那时起他们决心要用一生的爱来弥补女儿所遭受的不幸。
   
: 所幸的是我拥有一个乐观并相对坚强的天性,无论在多么巨大的痛苦面前,我都有努力试图坚持到最后,解决它、并超越它。
   
不幸:转眼间同龄的伙伴们都背着书包走进学校的大门,而我却被无情地拒之于校园门外,每天我总会守在窗前等待着朋友们放学的身影,当时内心最大的感受便是孤独,生活告诉我这世上有一种东西是我永远也不可能得到的。
   
: 所幸的是若干年后我竟然走进教室接受了高等教育,最终在家人老师和朋友们的帮助下,拿到了中医自学考试的大专文凭,并仍在继续进修本科的课程。
    而童年时那个孤独,寂寞的身影也聚集了许多真诚善良的朋友们,他们谈人生、说理想。渐渐地我懂得了。残疾固然不幸,但残疾绝不能成为自己用来虚度一生的理由。

    1998年5月15日,幸运又一次降临了,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我走时了河北经济广播电台的直播间,与我欣赏和倾慕已久的主持人李爽共同来制作这档肋节目《同一个星空》一年过去了,当听过那么多同伴们的幸与不幸的故事之后,使我更深切地懂得了如何直面自己所遭受的不幸,如何珍惜自己所拥有的幸福。

 




版权所有 © 河北经济广播电台“灯火阑珊”节目
直播室热线:0311-6054060、6054061
东方wbw3.gif (3211 bytes)友情制作


tong_righttitle.GIF (5380 bytes)


* 与你同行 *


·刘玉红:河北经济广播电台“同一片星空”嘉宾主持。

宋玉红:一个“幸”与“不幸”的女孩。

甄洪涛:一个选择自己命运的实验者。

董利军:执着的求学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