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 与你同行 *


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刘玉红

  一、 学海生涯

    刘玉红是一个美丽、娇小、开朗的女孩子,活泼健谈地像个中学生。她出生在一个宁静的小山村,四岁时,因小儿麻痹落下了跛行的残疾。由于跟不上小伙伴飞快的脚步,刘玉红便与小狗、小猫、小




tong_liuyuhong.GIF (11028 bytes)

鸡、小鸭子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春看柳夏赏花,秋尝野果,冬堆雪人,度过了一个温馨、孤单的幼年时光。  
   7岁时,随父母来到井陉区的军工厂,在工厂子弟小学上学的刘玉红开始感到了生活的艰辛,第一次踏进校门,小伙伴优越的笑声,老师异样的目光,使她周身如长芒刺,但她还是咬紧牙关,一步一步地开始了自己的学习生涯,为了给女儿治腿,拖着四个孩子的父母,从牙缝中攒下微薄的积蓄,又从四邻八家借来钱,酷爱读书的爸爸将收藏的整套仅值20元《资治通鉴》也卖掉了,凑足了医药费,爸爸将小玉红驼在背上去了天津,在骨科医院,小玉红为邻床不能动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打水洗脸、端饭拿药,大家都喜欢上这个善良、乖巧的小姑娘。打针她不喊,手术她不哭,麻药失效后,脚上被割开的五处伤口钻心疼痛,爸爸问她吃止疼药吧,她回答:"那会伤脑子,不聪明了。"爸爸彻夜守着她,将仅有的一点钱为她买了营养品,自己两眼通红,憔悴不堪。为了早日康复,爸爸每天将她背到医院的后花园晒太阳。就这样,小玉红在爸爸厚实的背上度过了两个月,完全康复了。回到了家乡,回到了校园,全厂的大人,孩子都来看望,慰问小玉红,老师同学为她补习功课,很快小玉红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了。
    中学时代的刘玉红举家迁至石家庄,为了理想努力拼搏,使她少了几分蒙昧与软弱,多了几分坚强与刚毅。虽然疾病还象蛇一样纠缠不休,使她的学业时断时续,但老师的关怀,同学的理解,又如春风拂去心头的阴霾。记得一次新年联欢晚会,她因病卧床不起,班主任便派来几位大个男生将她背到教室,与大家共享节日快乐。贝多芬、海伦、凯勒、张海迪这些伟人催她奋发,让她进取,踏着洒满汗水的路,她取得了一些成绩:在校一直被评为三好学生,并在河北电台举办的英语比赛中获奖。高中毕业前夕,她还获得了两项国家专利。
    刘玉红酷爱英语,梦想成为一名英语教师,两次高考因残疾落榜,使刘玉红陷入沉思,生活的磨砾告诉她:人生不相信泪水,只相信汗水。她冷静分析了自身的客观情况后,振作起来,重起炉灶,另开张。拣起搁置多年的画笔,踏上单车,来到市35中,开始了基础绘画的学习。为了迅速提高专业水平,刘玉红又来到了河北师大美术系考前强化班,每天天不亮,刘玉红就骑车从省政府附近的家,赶往师大,路上要用1个小时的时间,常常风天一身土,雨天一身泥,雪天摔个鼻青脸肿。强化班的教室没有暖气,一百多名来自全省各地的考生云集在一处静物前,为抢占一个有利视角,常常象打仗。刘玉红的手脚生了冻疮,但她仍然不停地画呀,画呀。 为了能多画一会儿,中午,别的学生都去吃饭了,她独自在教室啃个冷馒头了事。
    功夫不负有心人,刘玉红的专业水平突飞猛进。经过初试、复试、高考三关的筛选,在报考河北轻化工学院服装设计专业的800名考生中,刘玉红以总成绩第二的身份,成为九O级服装班15名骄子中的一员。虽然在录取中也遇到了一些困难,但残疾人保障法的出台,院书记刘明国"给残疾孩子一个机会"的谈话,终于使这个顽强的女孩圆了她的大学梦。
    大学生活绚丽多姿,溢彩流光,是被鲜花围绕的象牙塔。那里的老师睿智多思,学生聪颖高雅,洋溢着青春的气息。在这恬静纯真的环境里,刘玉红象一块海绵,汲取着知识的甘露,素描、色彩、平面设计,立体设计、服装设计,服装史,服装裁剪,刘玉红样样钻透。深夜同学们都回宿舍睡觉了,她还独自在教室里搞设计。很快,专业的设置已无法满足的她的需求,她从读教育心理学硕士研究生的姐姐那里借来教科书,开始自学心理学。同时,还利用业余时间,赶到河北师大外语系旁听英语。外语系的中外教师,同学们都被这个小姑娘的勤奋、执着勇敢所感动,默许她听课,给她在校生同等的待遇。教三年级写作的英籍教师Norman博士介绍她到自己的妻子艾米莉的班上学口语。在中外师生的共同帮助下,刘玉红英语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,在河北轻化工学院举办的英语口语竞赛中一举夺魁。但任评委的美籍教师Paul给她亮了最高分,称赞她讲的是一口纯正的伦郭音,在学院引起轰动。
    刘玉红多才多艺,歌唱得很好听,多次在学院举办的演唱会上获奖,成为校园的明星。

二、 走向生活

    93年7月,刘玉红一袭白裙,长发迎空,带着青春的靓丽,少年的自信,踏出了校园的大门。当她自豪地把闪光的学历证书、优秀的成绩单、红彤彤的各类荣誉证书呈现在用人单位面前时,他们爱莫能助地摇摇头:"现在健全大学生都用不完,谁还用残疾大学生呢!"刘玉红毫不灰心,抱着"天生我才必有用"的信念,每天奔波于各用人单位之间,滔滔不绝地推销自己。一天,她与一个部门的领导约好面谈,当她在走廊里从下午2:00一直等到6:00,却被告知该领导早从侧门溜走时,她的自尊心深深被刺痛了,蓦然望去满地金黄,叶落而知秋。她悠悠地踏进化工学院的大门,独自在校园徘徊着,暮色渐起,昨夜西风已将碧树凋零,她拾阶而上,爬到图书院的楼顶往下望,月光溶溶,一个充满诱惑的声音,温柔地呼唤着:"下来吧,我的孩子,快下来,你的一切烦恼和忧伤都将解脱"她悄悄地伸出一条腿,恍惚间,她看到父亲宽厚的脊背,母亲斑斑的白发,还有老师殷切的目光……,她猛然清醒,生命不只属于她个人,她整理好纷乱的思绪,信步走出校园,回头望去,教学楼灯火通明,恍若圣殿,一颗与命运抗挣的雄心又在她的胸膛里激荡……
    市人事局毕分办的同志们,了解到刘玉红这一情况后,主动找到她,人事局的高炜处长用车把她带到各用人单位,竭力推荐。最后,市胶印厂的张维真厂长慧眼识英才,慨然接收了刘玉红,并把她分配到工会有线广播电台,负责全厂的宣传工作。
    工作后的刘玉红,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,她白天下车间,同工人师傅们一道装册子,一干就12个小时,晚上回到家里,赶写通讯。第二天早早爬起来,提前半小时来到工厂,调好音,上班前10分钟,准时播音。刘玉红又借助印刷厂的优势,创办了《胶印厂厂报》,集采、编、版式设计、校对于一身,搞得有声有色。厂长将她调到办公室,成为一名优秀的文字秘书。刘玉红除完成本职工作外,积极加大对外宣传,先后在《参考消息》、《河北工人日报》、《明星天地》、新华社《信息大观报》、《公关时报》、《石家庄日报》等国家与省市报刊发表长篇文章十多篇。
    虽然刘玉红再没有机会搞她的美术创作了,但对艺术的热爱,使她用热情洋溢的笔,为河北画院院长南恽生,河北画报社社长霍根仲,石家庄市美协主席、漫画家陈广安,烙花家郝友友,歌手蔡国庆,美术教授李维世,美编阮观东等人撰写了很有影响的艺术评论文章,被吸收为省美术理论研究会会员,引起中国美协主席华君武的关注,给她写来信,并亲切接见。

三、 星空下的声音

    刘玉红的一位初中同学学习成绩优异,以全年级最高分考取了重点中学,因青光眼,未被录取,每天在工地上搬运上百斤重的钢管,身体精神面临崩溃,当得知刘玉红考取了大学后,同学的妈妈流热泪找到刘玉红,希望她能帮忙。刘玉红跑遍了所有相关的部门,找到了所有亲戚和朋友,都未能给同学找到一个升学或就业的机会,这件事对她刺激很大,她暗下决心,有朝一日一定要为残疾同胞做些事情。
    当工作生活安排好后,为残疾人谋福利的愿望又在她心底萌发,通过什么途径呢?
98年3月的一天,刘玉红叩开了河北经济广播电台的大门,综合部的任侠主任,热情接待了她。任侠主任把刘玉红的建议向台里作了汇报,不久台领导决定依托名牌栏目《灯火阑珊》创办一台助残专栏《同一个星空》,并邀请刘玉红担任嘉宾主持人。
    刘玉红通过这台助残专栏节目《同一个星空》帮助了许许多多在困境中的残疾朋友。
俗语说:宁拆十座庙,不毁一桩婚。而刘玉红却用她的善良和智慧,亲手建了"十座庙"。谈起这件事,刘玉红不免有些得意:那是一个狂风大作,飞沙走石的傍晚,刘玉红下班后,顾不得吃饭,骑上旧自行车,七扭八拐地找到她的嘉宾--一位残疾人企业家。这位企业家,谈到他的经历,他对事业的追求,他的成功,当谈到他的婚姻时,目光暗淡下来:"我的妻子是位健全人,比我年轻,收入比我高,近来,我们的感情开始出现了危机,作为企业家,我在外面是铮铮铁汉。而做作为一名残疾丈夫,为了这个家,为了孩子,我只好包揽一切家务……"看着他痛苦的神情,联想到众多的残疾人苦难的婚恋史,刘玉红决心助他一臂之力,怎么帮呢?刘玉红拍了一星期的脑门子,终于想出了一个主意。在周六晚上上节目之前,刘玉红给这位企业家打电话,要他务必带上妻子一起到直播间。在近一个小时的嘉宾访谈中,刘玉红抛开了已往的采访思路,侧重启发企业家夫妇畅谈他们是如何冲破世俗的压力结合到一起的,回忆他们婚后的幸福时光和生活趣事,请妻子和丈夫分别谈谈对方的优点,并开通热线,与听众共同讨论如何保持残疾人和健全人的婚姻的幸福……通过这次节目,妻子发现丈夫身上的闪光点,也发现了自己对丈夫内心深处的依恋,对家庭的珍视,重新燃起对丈夫的爱之火,她来到刘玉红的单位,和玉红谈了整整一个上午。刘玉红一看有门儿,决定乘胜追击,扩大战果,她又邀请企业家夫妇到《心心广场》的拍摄现场,以过来人的身份,向残疾人传授获得美满爱情的秘决,还请他们两人参加各类助残公益活动……当企业家满怀感激之情地邀请刘玉红来家吃顿便饭的时候,刘玉红看到这样一幕,企业家热情地为她倒茶,乖巧的小女儿端上香蕉,妻子在厨房麻利地忙碌着,不一会儿,一桌丰盛的家宴端了上来,在家长里短的唠呵中,在推杯换盏中,在孩子的调皮中,在两人的眼波流转中,刘玉红看到了一种琴瑟相合的温馨……从不饮酒的刘玉红居然也满满地灌下两大杯红葡萄酒。在独自回家的路上,微风吹来,刘玉红有些醉了,不禁为自己的杰作感作得泪眼朦胧……。
    有听众问刘玉红:你最快活的是什么?最感动的是什么?最痛苦的是什么?
她说:"有一位盲人用布莱叶盲文为我们节目组写来一封信,当时我们全都傻了,谁也不认识,天书一般。后来,我找到市胶印厂盲人楼的马小巧,她为我们翻译了这封信。我们在节目中播出,收到了更多的盲人来信。这是我最快乐的事。
    最让我感动的是:白天我要上班,只有晚上才能出外采访,主持节目,常常凌晨12:00以后,才能回家,每到此时,满楼漆黑,只有一盏孤灯为我照亮,只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--我的母亲,静静地伫立在寒风中,焦急万分地等待女儿的平安归来,每每看到这幅画卷,都仿佛有股力量拨动我最脆弱的那根心弦……
    最令我痛苦的是:当残疾朋友把我看成正义与力量的化身,流着热泪,握住我的双手,倾诉着他们的不幸,肯求我帮助,我却没有能力去满足他们的要求,那时,我才感到身心俱疲的无奈,感到作为一个栏目,一个主持人,面对灾难深重的残疾人群体,所起的作用无异于杯水车薪。"
    刘玉红就这样一路走过鲜花与荆棘,我们相信她将继续跋涉,一如她信奉的格言:为了某种召唤,你注定要跋涉终生,不管找到了什么,追求本身就是一种神圣。

 




版权所有 © 河北经济广播电台“灯火阑珊”节目
直播室热线:0311-6054060、6054061
东方wbw3.gif (3211 bytes)友情制作


tong_righttitle.GIF (5380 bytes)


* 与你同行 *


·刘玉红:河北经济广播电台“同一片星空”嘉宾主持。

宋玉红:一个“幸”与“不幸”的女孩。

甄洪涛:一个选择自己命运的实验者。

董利军:执着的求学者。